第七集

李耿擅长写诗,悦瞳想为老爸开一个朗诵诗歌会,悦瞳为了让老爸高兴,请了张铎、大头和闺蜜丁灿当听众,很有心的张铎找来了李耿年轻时发表的各种文章,为李耿朗诵。李耿非常感动,李悦瞳也很感动。通过这次相处,李耿和赵友兰对张铎可以说是越了解越喜欢,对这个未来女婿是越来越满意。

刘英看着小区里有磨刀的了,就想把刀磨一磨,谁知事有凑巧,刀还被磨刀的给拐跑了。为了买这样的一把刀,张家人跑遍了很多地方才打听到了,就这样看似一把普通的刀,要二千八百块,弄得刘英惊讶了好久。刘英决心要找回那把丢失的刀,仅仅是询问保安,也只是知道了个方向,就像大海捞针似的去找了,不成想刀没找回来,自己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,忘记悦瞳家的地址,问路也问不出结果。刘英的走失,全家都急坏了,姨妈更是添油加醋说悦瞳的不是。。。

李悦瞳公司也不太平,因为公司研发部的失误,将新产品的配比弄错了,被《都市周报》的宋主编知道了,并且进行了片面的报道,这对公司的影响可不小,吴总被上面训斥,一言不敢发,面对《都市周报》又毫无办法,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不行自己引咎辞职,看着平时威严的吴总变得那么失落,李悦瞳想替吴总分担一下,便主动请求吴总让自己去办这件事,于是李悦瞳和宋主编进行第一次谈判,李悦瞳详细的阐述了自己观点,说了他们报道的偏差性片面性,表明了兰瑟公司处理问题的决心,如果《都市周报》不进行道歉声明,将会得到兰瑟公司“最严厉的应对方案”,面对李悦瞳的强硬态度,宋主编丝毫不为所动,并且声称要领教一下。

 

       第八集

   

面对宋主编的态度,李悦瞳先是联系多家媒体,并且侧面的让各家媒体的主编透漏给宋主编,兰瑟公司对这次事件处理的决心,同时发了律师函给宋主编,所有这些都是在一个晚上进行的,这一套组合拳下来,宋主编开始动摇,不过还在坚持自己的信念,李悦瞳没有盼到希望看到的结果,又进行了最后的心理攻击,晚上最后一次见了宋主编,在早晨的时候,《都市周报》早晨追印版面进行了抱歉,最终李悦瞳为公司挽回了损失,正在公司里的所有人为李悦瞳这次胜利祝贺的时候,一个老太太出现了,并且说是张铎的妈妈,李悦瞳的婆婆,原来这就是为了寻找刀而迷路的,张铎的母亲。

面对这次难以预料的意外,张铎母亲刘英不知道缘由,无意在公司透漏出张铎和李悦瞳的关系,给李悦瞳在公司造成了不少影响。张铎过意不去,为了弥补,百般解释,李悦瞳还是怒气难消,张铎的父母看着张铎窝窝囊囊的样子,更是气愤。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