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集

 

李悦瞳回到家,看到张铎一家人,不知所措,随便招呼了一声便回卧室,让张铎家人很是不能理解。在张铎的苦苦哀求下,李悦瞳这才答应让他家人先住下来。

虽说悦瞳答应让他们住了下来,可是地方确实是有限,家里就两间卧室,悦瞳睡一间,剩一间小卧,张铎安排他妈和二姨和晓月住在里边,把他爸安排在客厅,自己却无处可去。张铎只好在客厅打地铺,父母很是不能理解,张铎故说想和父亲唠唠嗑,陪陪父亲。但是张铎老爸却不领情,愣是让张铎去悦瞳房间睡。张铎无奈只好进了悦瞳房间,又被悦瞳无情的赶了出来。张铎无奈只得再回到客厅,故意讲起老爸当年的英雄事迹,二人聊着相当兴奋,趁老爸没注意,想铺好被子在客厅睡下,没成想老爸反应还挺快,又给赶回了悦瞳屋。张铎是厚着脸皮又回到了悦瞳屋,为了讨好悦瞳给悦瞳做了个全身按摩,很享受的悦瞳,当张铎提出睡在地上凑合一晚的时候,也是丝毫不留情面,将张铎又一次无情的赶了出去。张铎反反复复的折腾,看在眼里的张永刚也没辙了,便让张铎在客厅睡下了。

父母看着张铎在这个家处处受气,怎么看怎么不顺眼,觉得张铎窝窝囊囊的不像个爷们,张铎的姨妈更是一个多事的主,处处挑斜理。面对这份不实的婚姻,俩人受尽折磨。。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第六集

 

有着不同生活环境和经历的人到了一起,就会对事情有不同的看法,现在李悦瞳和张家人就是这样,面对生活上的琐事开始产生矛盾和摩擦,这让夹在中间张铎非常为难,其实父母也是好心,还特意炖了骨头汤要给儿媳妇补补身子。不过事情就是这样,有时虽然是好心,也难免会办了错事,父亲张永刚为了熬骨头汤剁骨头,把李悦瞳的一把德国进口刀弄豁了。事后李悦瞳知道了,很不开心,发了几句牢骚。张永刚和老伴刘英的心里很是难受。

赵友兰也是操心的命,听着周围的人说自己女婿多么多么的优秀,一想自己女婿工作还无着落,又开始上火了,和悦瞳商量让张铎去悦瞳的公司上班,可谁都知道张铎是很有骨气的人,绝不会接受别人的施舍,于是他们想了个办法,故说公司缺人,必须要一个有能力的策划人才,需要张铎的帮忙,面对家里人的关心,张铎其实心里明白,家人是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。于是答应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