付饶和丈夫外出游玩时的合影。

这辈子可能最擅长的就是说话了

记者:做模特的路就这么放弃了么?后来,是怎么决定要成为主持人的呢?

付饶:我是一个赚钱意识特别强的人拒绝当啃老族,上大学的时候就觉得待着就是浪费时间。那时候还比较瘦,有了一个机会就当大学生模特。一开始还比较生疏,后来熟悉了之后就得到了两种满足。一个是自己赚到了钱,另一个就是别人会说你长得挺好看的,身材挺好的,就是小小虚荣心,还挺高兴的。

我觉得我这辈子最擅长的可能就是说话了。一般陌生人和我交流都是无隔阂。

从小我就是学生代表,经常发言。再加上比较淘气,老师就说你不爱学习怎么办啊,你就搞文艺吧。做跳操的领操员、联欢会的主持人、艺术节的策划,因为大家其他人都在学习,我不爱学习也不能浪费时间,就让我去做这些事。

久而久之,就对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后来上高中的时候我妈妈问我要不要学播音主持。我当时根本不知道什么北广、浙广,但是我很听我妈妈的话,就找了小班开始学。

北京离妈妈有点近,所以选择考浙广

当时那个老师说我的嗓音条件不行,我当时真是深受打击。回家之后就拿着复读机录中央4的新闻,录下来之后一遍遍听然后把话写下来跟读,找读新闻的感觉。一晚上练4、5个小时,最后嗓子都哑了。这是很不科学的练声方式,就是因为着急,我妈当时也挺心疼的。等再去上课的时候就发现我突飞猛进。

那一年,北广和浙广是同一天考,当时我和我妈权衡了一下,决定报浙广。其中一个原因是我不喜欢去北京。去北京离我妈有点近。我妈是个特别恋子的人,总想照顾我,让我在她的控制范围之内。我喜欢杭州我喜欢西湖,就选择了浙广,结果就考上了。

毕业我在杭州已经找到工作,在浙江卫视。那时候我妈妈却建议我回来。我就对妈妈说,如果我回来我就是一无所有。我妈说你还是要回来。她说正好这边有一个“我主荧屏”的比赛,你们学校也是海选点,你去参加。然后就参加了比赛。

邋邋遢遢的参加比赛

当时我真的对自己不报希望,而且还比较喜欢杭州。所以,那天我就邋邋遢遢的就去了,也邋邋遢遢的比完了。比完之后,心里也很忐忑。6月份的时候,知道了我可以参加最后比赛真的很高兴,但真没想到最后能走到亚军。

因为我是个特别随性的人,就是在上大学的时候也很少把精力集中在学业上,喜欢疯狂的旅游、疯狂的玩,我对播音方面的积累全都靠感觉。比赛的时候看到大家都非常有状态,我就非常低迷。而且,比赛的时候起了疹子,脸全都肿了。好在我抽的签比较靠后,我就一直在治疗,等到我比赛的前一天我就好的差不多了。我当时就告诉自己一定不能输,就算输了也一定要输得漂亮。大家可能觉得我比赛的时候超酷,比分公布的时候我从来不看大屏幕。因为评委报分的时候我都算好了,心里有数,就挺劲儿的不看。

其实我觉得很多人都比我优秀得多,可能是我比较幸运。或者类似于田忌赛马、因为我们是淘汰赛,第一轮的时候你某方面胜出了,第二轮的时候,可能他会比你表现得更好,但是第一轮他就被淘汰了。最后一关即兴主持挺有悬念的,之前也没有办法准备,比完赛之后回看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。我妈说还可以。我觉得走过来完全得益于我平时能说、爱说,思不思考都能说,嘴比脑快。